🍧

等你不再红着眼眶
我也不再笑

【中太】晨来

#没错我又在瞎写。

车。为写车而写车,因为结尾很傻吊。

abo。也不是很浓烈的abo。

#反正我又被限流了,已经看淡了。


走评论奥。

是自行车。


【双黑】偷香(下)

#abo。

Alpha中也×Omega太宰

#甜……8?

#oooooooc十级预警。

生子预警,在线看中也宠完大的宠小的。

#从早上九点多开始写的文到晚上六点全部清空,这篇相当于完全开始重写了。质量也很差,甚至有些沙雕(


欢迎批评我把我骂醒。


链接走评论。


可持续发展指的是既满足当代人的需求,又不损害后代人满足其需求的发展,是科学发展观的基本要求之一。


【双黑】偷香(中)

#abo。

Alpha中也×Omega太宰

#甜……8?我保证只有一点点刀

#oooooooc十级预警。

#烂尾预警。

这次写的没有上次得心应手 反而有点心急。所以很抱歉没有对得起大家的期望orz

链接照例走评论

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,我们需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,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,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。

【双黑】偷香(上)

#等那篇被屏蔽的解屏了我会删掉。

重来一遍。

#abo。

Alpha中也×Omega太宰

#甜……8?至少这篇很甜8。

#oooooooc十级预警。有一点点原著倾向。

链接走评论

改革开放是党带领全国各族人民进行的伟大的革命,是决定中国近代命运的重要抉择。

【中太】双星

#甜文。然后也是为爱发电。

#开车是太太的事,我毕竟是个垃圾。

看起来有点架空。

#这篇一口气打完 ç„¶åŽå¼€å§‹å¥½å¥½å­¦ä¹ ã€‚

 

一

茗香被雨声压下,雨水顺着屋檐连成接近一条直线了——青苔上阶,过重的雨水洗刷出了崭新的嫩绿色。

和室敞开了大门,将内外的空气交换了个遍;二氧化碳传了出去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哪颗绿色植物贪婪吸走,厚重的茶盖却是故作轻巧磨了磨杯壁,溢出了来自陶瓷制品未经打磨光滑的声音,就像是颗粒在摩擦,听起来并不是很悦耳。

端起面前的茶方才准备饮上一口,不经意间一瞥眼,却见和室门口那从绣球开得正欢,丝毫不惦记着来也汹汹去去遥遥无期的雨,将蝶状的花打出脆弱的缝隙,再缓缓将绣球侵蚀,侵蚀到满地残花堆积的憔悴损无人堪摘。

不知道这家主人到底是什么兴趣爱好,竟然栽满了绣球,天一样的蓝色的蝶状花朵不幸在今日绽放了美好,却被乌压压的天色打落到地上,失去了原来该有的美丽。

太宰还是叹了口气。

茶叶置放的有点多了,茶里透着浓重的苦。就算是这种茶叶喝多了,也不避免怀疑了自己今天掂量的不对劲;皱了皱眉,还是慢慢就着雨声饮,要饮出什么名堂倒也容易,毕竟是他。

 

假日很难和他搭在一起,他的工作日和假日并不当两码事看待,落日隐藏在山野后面,他一定已经坐在这里;他好像什么都记不起来,但是好像已经装满了记忆准备遗忘掉以得到新的空间。

还有一个人。

 

他就在那。

 

二

外套被脱了下来,透明的雨衣罩在了身上。

他不兴撑伞这件事情,反而雨衣是他的心仪;雨滴砸在雨衣上,给予他的是微小的压力,似乎比撑雨伞更能感觉到。

自然,是新鲜的样子,包括人。

 

他出了门便在院子里晃悠,没有打算出门也不愿意回到屋子里。所幸只是一场雨,带不起多大的风,手腕露出雨衣一截,绷带已经被打湿,立刻展现出了不同的色彩。

 

“你来了?”

一个带着帽子的人儿——他坚信不会走的,那个就在那的人,就缓缓向他走来。

人儿撑伞,是深色的雨伞,把手很温柔的有着手握的弧度,就很顺应着让撑伞都轻松了许多。

“下了这么大的雨,你怎么不在屋子里老实些?”中也伸手将伞举高了,倾向太宰那一边,任着太宰哭笑不得还是将人推进了屋子。

 

在玄关处的鞋子又多了一双;步伐不紧不慢,在榻榻米上踩得竟然有了节奏。被打湿的外套躺在太宰臂弯,短外套露出了纤细手腕,中也不自觉转了转手腕,将右手一顺便插在裤兜里。

两人又走回了和室,矮桌上杯上竟还能吐着袅袅热气;茶叶安然在边上,一切和刚刚离开的样子无二。

 

中也并不是很喜欢喝这种茶,太苦。

太宰将另外准备的茶叶泡起,垂眸间看着热水浇灌杯中叶片,茶叶飘飘转转在杯中打旋儿,也是挺有趣的,就像他们两个在彼此间打旋。

端起自己没有喝完的茶,小酌半口,看着中也也和方才的他一样看那株绣球,不自觉就放下了温热的杯。

接着,绕到桌子那边,绕到中也身边,用苦香苦香的吻引起中也的注意。

 

“你方才和我一样,都在关注绣球了。”

“但你来了后,我就没有打算看那绣球一眼了。”

“我只想看你。”

 

“你这番话,对几个人说过?”

“甘心和你殉情的,都听过?”

他感觉到太宰的身子僵了一僵,又挂上了童叟无欺的笑容,乖乖坐回原位。

中也嘴并不愿意软,如果可以,刀子嘴也可以刀子心。

 

 

三

不知道是怎么的了就这么想呛他,中也叹了口气。

他无所谓太宰的奇怪爱好,各有各的喜好;就像国木田随身带着的《理想》,《完全自杀手册》类似于那么一个随身带着的身份,与常挂在嘴边的“殉情”无二。嘴边殉情是听过好几趟,中也从未赶上真正的殉情,偶尔的偶尔在河边散步看见单独自杀的太宰,将他拖上岸后看他又叹息失败。

 

这样的甜蜜的话,又是第几遭不经过排练?这样甜蜜的吻,他是第几个受幸的人?这样的太宰,他是第几个看见的心甘情愿?

 

有时候,心里总有声音说的很明白。

中也,你喜欢他。

 

喜欢?喜欢是什么廉价的东西。

败给廉价的东西,他似乎无话可说,只能叹息自己的倒霉。

喜欢,可能只是雨夜的时候一抬头,看见太宰还在看书,眼睛里面装着深邃的感情。

 

一杯茶被放到了面前,太宰显然没有将刚才的话放在心上。

 

“我……你是第一个,甘心和我殉情的,那只是甘心。”

轻轻的声音伴随着雨滴敲打地面的声音,一点一点落在心上,有些可笑。

截然不同的两种茗香填满了整个和室,关上通往外面的两扇门,便成为了狭窄的一方天地。

不知道是谁最先靠近双手握住了对方的手臂,闭上眼睛后把思想交给了草率。

 

那点稀少的苦味传递在唇舌之间,立刻变成了点燃情愫的罪犯。残香吻开盛宴,神偷来了天边乌云隐藏起来的甜蜜,碎发摩擦在脸上传来的痒,太宰不自觉攥紧中也的短外套,收紧了那一块就像戴了袖箍一样,充满着拘谨和奔放之间的一点奇怪的感觉,仿佛是邀请,又像是拒绝。

 

解开,马甲,衬衫的扣子,紧紧锁住手腕的袖口;那是支撑着喜欢的真实的躯体——碍事的只剩下了焦躁的点燃的空间和时间。滚烫的唇带着灵巧的舌头留在完美的躯体上以红色的印记,充血的占有欲在某一个时刻绽放出来。

驰骋,喟叹。

雨声做最好的润滑剂,配以真实的精神上的殉情和抑制不住的呻吟,带着欲推还就的情欲点燃了眼角。无人空间里的缠绵卷起腥风血雨——拙劣的喜欢,廉价的喜欢,统统变成了已然按捺不住的动作。

榻榻米和正在动作的布料摩擦,隐隐约约听见挡不住的喘气,物至极深得到了长跑千米后急促的鼻息加重,碾压最敏感的地方换来长声带着哭腔的,就像是被狠狠的欺负过。

那双眼睛里有风情万种,中也从未看清楚过,从未研磨透彻过,现在也看不清楚。

哦,眼中有中也。

 

眼泪垂挂着似乎没有留下来的意思,速度的越来越快带着不住地抽噎。是真的承受不住了——一点一点被打开,一点一点探索,更像感情,无关风月。

 

呼吸不过来了——太宰,他心里默念着,太宰啊。

雨声依旧不减,带着要濯洗这世间一般;清冷的空气从开了缝的狭小空间挤了进来,茗茶渐凉,清味不减。

 

 

四

“太宰!”

“嗯?”

“我,我喜欢你的。”


【凌追】无恙

#写文真的舒服(不

#cp攻受其实看不出来。

#梗,摘录的诗。

窗外漆黑一片

时光凝住了

夜幕降临的时候

我望见了你匆匆的背影

只是在现在的夜里

寻不到你的脸庞

月亮躲开了

花悄然绽放

我在星辉下站着

等你再次转身

回来

#笑话,谁(我)会写刀子

#金凌角度。

 

一

我是金凌。

如果你看到我的名字就转身走,那你真的会让我想起一个人,不过我相信,你比不上他。

他有全世界最温柔最温柔的笑容,说起话来就像把陈酿了的甜甜酒渡到了我耳边;带着那点死呆子的中央空调气质,因为一道历史题目能和一个女生纠缠两个小时,殊不知女生醉翁之意不在酒,幸好我我是来拆醉翁亭的人,要不然等着负者歌于途行者休于树就真的凉凉。

哦,我猜我说到这你也得认识那呆子了。

不错,姑苏的三好学生蓝思追。

现在我告诉你,他是弯的,他私底下才不是三好学生。哼。

 

二

不过,这个三好学生,很久很久之前就已经和我闹掰走了。

时至今日,也常常不要脸的闯入我的梦里,留下一点什么念想让我醒来之后好一通找;最后才发现他本来就已经走远了,找什么都找不见他了。

 

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走的毅然决然,就像是第一次接吻时他像小鹿一样的,咬咬牙就是上战场一样的毅然决然;他并不是软到骨子里的温柔,他是男孩子,有着男孩子最原来的方刚;他只是外表比较柔和,喜欢什么事情都一笑而不了了之——

包括那天和我分手,他留给我的,也是个大众笑容。

 

三

那天天气恰好,没有耀眼的阳光,是一贫如洗的天空,灰蒙蒙的终于带走了一连侵犯了城市好几天的热空气。

那天我们约好一起看电影,没有任何家长的过问,两个人从小都比较自由,因而我随意准备也没有人要来说什么;电影开场前一个小时,我就已经到了购物中心。

他一直是个守时的,我知道他肯定会准时到,眼下的时间也还早,我就干脆进了购物中心,在一楼的首饰店里开始走马观花。

 

不得不说,呆子是呆子,长得还是一表人才衣冠禽兽的。

身材比例也完全足够我审美需求,若算上我那点气质才更是完美。

不过美人就是美人,小时候就被家里人带着一起打了耳洞,现在要给他选饰品,只需要往耳钉下手就好。

才不是我审美不够,是这些店的饰品都太low了。对。

花了小半钟头,我才给他选好一对耳钉。价格看上去有些不菲,但毕竟我是张手惯了的。

 

可是他没有来。

电影都开场了,他也没有来。

死呆子不会忘记的,第一个是我,第二个是学习,第三个是时间。

我打电话找他,但是他没有接。

想起郑振铎写的《猫》,呼唤之后没有应答“心里便有些亡失的预警”。那真的是一种很不好的感觉,带着全身上下不自觉地颤抖;心里有个声音告诉我这一切都很不对劲,我开始放下手机,开始奔跑,往蓝家奔跑。

蓝家大宅灯火亮着,蓝思追的房间也是。

 

我是被蓝家划入重点款待的对象的,因此只需要保安大叔看一眼我就能进入大宅。敲门的手有点颤,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,就像是全身都在抗拒我的行为一样。

给我开门的是泽芜君。

“你怎么来了呀——进来进来。”

我就进来了,攥着那条精致的礼品袋子的挂绳。我问,蓝思追呢。

 

他就下来了。

他下来的动作那么轻,真的就像小猫踩过软垫一样无声无息。他好像刚哭过,眼睛有些肿。

我拽着衣角,但是半天没有说出什么话。

他下来了,为放了我鸽子表示抱歉。

我告诉他我没有生气,我还打算把礼物给他。

 

但是他说,我们分手吧。

我刚提起来的手马上放下了。

他在讲笑话吗?

 

他回头了,往楼梯上走了,最后还是回头对我笑了。——笑了之后,又走了。

我不知道这个笑容是什么意思。

 

这天晚上我被安排睡在蓝家,最靠近蓝思追的房间。

凌晨五点半,我听见他拖着行李箱出了房间。

我本来真的想下床,但是我不敢。

我不敢刺激到他,也不敢刺激到我。

 

他走了。

 

四

今晚夜凉如水,是快入秋了,舅舅下午打了电话叫我多穿衣服了。

 

我在那个购物中心的门口,半年前打的耳洞是为了那副不菲的耳钉。

很好看的一副耳钉,很适合我。

我要看的电影还有二十分钟就开场了。

我转身准备先去影厅里面找好位置。

 

不——就在那个转身,我看见了蓝思追的背影。

那个背影不会被复刻,只有一个。

日日夜夜出现在我脑海里的背影。

他似乎察觉到有目光了,回头看着我,就只笑。

 

一阵风吹来,他的风衣被吹了起来。

“别来无恙。”

我点点头,告诉他,无恙。

 

他转身,还是大步流星地走了。

我也站在星星下,可是我不会大步流星。

 

我竟然像个多情种。

真是世界上最好笑的了。

我不会告诉他每天晚上我都会梦见他,不会告诉他我上课都是无精打采,不会告诉他我一连病了两三个星期,不会告诉他我因为被邻班的偷袭而打了两个月的石膏,不会告诉他我的高考发挥超常,我也会离开这座城市。

他离开了我一年半,却被我回复近来无恙。

无恙的,是千疮百孔后的星辰烂漫。

 

花悄然绽放,我的电影开场了。

我坐在最中间的宝座,单人座,吃着自己的爆米花,看着电影里不属于我的人生。

 

“别来无恙?

分手只是因为我对不起你。

我姓温。”

 

我叹了口气。

就算他姓温,也与我再也没有关系了吧。

往后,各自无恙。

 


【中太】买可乐吗

#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买可乐的梗。挺好笑的。

那啥,醒醒!快来买可乐! @Neonねおん 

#依旧甜甜,是夏天的味道

#为爱发电

 

一

七月的横滨街头,太阳炙烤着每一寸水泥地,酷热难熬;小店里冰条的价格飙升,前来购买的孩童们应接不暇,买到的就蹦蹦跳跳地,又不舍得化掉,随便找个房檐阴凉出吧唧吧唧品尝。

草莓味,芒果味,还有酸奶味;在这种炎热的日子里自成一派风景,不消说了,若是未来将这幅画面调回过来,也许很多成功人士也是穿着小褂子吃冰条的毛孩。

 

太宰叉着腰站在武装侦探社的窗边——他很喜欢这个位置,能将自己目光所及之处看个痛快;闲暇时间,不是躺在沙发上唱着《殉情之歌》就是站在窗边看风景。

 

“早上好。”

分针秒针准确的砸到了准确的数字,门被推开,国木田走了进来,依旧握着他的《理想》。

“看样子你很闲耶,一大早的就站在这里无所事事。”国木田看着电脑里新传来的消息,要求他针对上次的意外撰写报告;里面要求清清楚楚,要求写上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,还要写自己对于这件事情的看法——但是很不公平的,没有要求太宰治一起写。

什么嘛,上次明明是太宰治的失手,不然怎么可能会意外嘛!

 

“今天也没有接到什么消息——那我先回家吧,太热了。”太宰挥挥手,看着他的搭档打字正辛苦,删删减减之后竟然只有寥寥数字,或许觉得用词不妥句式不对,一键清空后,又是面对空白的文档。

今天因为很多人都有事情,干脆就放了一天假;太宰就是过来打个卡发呆,国木田过来写报告,整个房间没有第三个人;写作中的国木田没什么好搭理的,反而现在家里还躺着一个能搭理的,硬软之间当然选软,于是太宰选择了溜之大吉。

 

“太宰——你下次再有失误,你就完了——”

咚一声,门被关上了。

 

街头真的很热,这点太宰不可否认。虽然拥有以能力,但是并不能改善这天气,甚至一星半点都没用。快步走回家,在被晒熟的边缘试探后,终于到了家门口。

小心翼翼开门,摸到卧室;果然看见床上还有个小人儿还在睡觉;穿着睡衣将藕节一般的手腕露了出来,搭在另外一只手腕上;来自空调的风因为重力而下落,沉淀了一整个房间的舒适;浅色的空调被覆在身上,果然是完美的睡觉条件,不醒来也是过分正常。

 

 

二

太宰在房间里翻找衣服的动静都没有吵醒中也,反而是洗了个澡后坐在床上就让中也慢慢爬了起来。

 

“我是不是起的很晚?”

“有一点点。”

“那是因为我还能长高,要保证充分的睡眠。”

 

太宰没有回应,勉强算是同意了这个就是赖床的无理的理由;将空调温度上调了两度,把自己第一次离开就准备好的早餐端进卧室;恰好中也正好把牙刷好了,冰凉的水扑在脸上,草率清洗了就拿了干燥的毛巾擦净脸庞,出来的时候正见太宰将黄油抹在面包上。

“吃早餐吧。”

 

中也就坐在床上吃早餐,听着太宰讲各种所见所闻;好玩的时候还会插句嘴评价,没意思的就挥挥手让他赶紧换一个。

 

“蛞蝓蛞蝓,你知道‘买可乐’是什么意思吗?”

中也下意识打算踹人,白眼一翻:“买可乐就是买可乐,有什么意思不意思的。”

 

三

话是这么说起的。

前天傍晚太宰下班后去晚市打算买点东西;见闹市熙熙攘攘的,尤其是新开的快餐店。

油炸食品带着浓浓的香味飘出店铺,冰爽的饮料让杯壁充满了晶莹的水珠。太宰行至这里,本来不打算留步,忽然听到有个女孩子娇滴滴对着身边的男孩子说:“我想买可乐,和你一起。”

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,甚至喊一声就行了——太宰想着。

 

“不不不暂时不可以,我们都还年轻。”

????

太宰开始想不通。

买可乐原来和喝酒一样都有年龄限制了?那到二十岁之前都喝不到冰冰凉凉的可乐该是多少人的难过呀。……话说可乐是造了什么孽了还不能买?是里面查出了不适合青少年的成分……类似于尼古丁那种很碰不得的?不可能呀。

 

看向对话的那对,见女孩子也是面红耳赤,男孩子一直摇头,脸红红到了耳根。

长腿登上进门的阶梯,推开帘子,太宰向来开门见山,直奔女孩身边,带着纯洁无欺人的笑容:“这位美丽的小姐,我想知道,为什么买可乐太年轻了?”

女孩子的脸爆炸了的红色,伸出手无奈捂住自己的脸,最后还是鼓起勇气一般,在太宰身边耳语几句,跺跺脚躲进了身边男孩子的怀里。

 

“真是……太适合殉情用了,谢谢小姐,你今晚很美。”

太宰几乎是飘回家的,看见中也怪异的表情,只是笑着说,我给你带了可乐。

 

四 

所以太宰还是没有告诉中也买可乐是什么意思。

 

中也对此表示白眼,不说就不说,总会知道的。

早点过后太宰就很任命的去洗了碗;中也并不打算多躺在床上,穿了衣服就打算去书房看会书。在书架上挑挑选选,最后选下一本不算很厚的书,正准备去书房,手上还滴着水的太宰几步走来,学着那天那个女生的话。

果然,方才听完,中也便脸红了个透。

 

“买可乐,就是make love 的意思呀。”

听了话的中也愣了半晌,眼神忽然变得深邃;沾染上不可说的笑意。转身,走向落地窗。

看着中也拉上了客房的窗帘,整个屋子都暗了下来;太宰还想不通要做什么;只听得他的男朋友——他的男孩子说,

 

“我们不用说早不早的,买可乐吗?”

 

一点如同压缩了的棉絮忽然膨胀开来,溢满了心思。太宰笑着回他,买。

 

阳光炙烤着横滨的每一寸水泥地,点燃了某栋房子里的情愫。

【中太】我们是经过专业训练的

#一般我们不当众亲亲。除非忍不住。

 @Neonねおん åæ­£æˆ‘俩不忍。

#沙雕短篇很甜慎食。

#看开了,现在写文主要是为爱发电。

 

一

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在一起了。

 

这个消息就像张了翅膀一样传了出去,风将野花的香气传到了每一个角落;就连空气里的每一点温度似乎都恨不得将这消息传出去。

这消息本来还是太宰治一口说,可惜没人相信。最多就是有人认为他又看到了什么好的自杀方法——被锤死。

而中原中也宣布的时候,整个武装侦探社都感觉有乌云密布。

就像是看到了那天吃着毒蘑菇的太宰,招摇着说自己看到西边天空飞舞的大象;那种神情笼罩下来竟然是不一样的令人无可言说。

 

等太宰治从家里慢慢悠悠晃过来时,一开门就看见各位同事哭丧着脸,一副瞅着亲闺女嫁不出去一样的愁。

嘿,这各位同事里面,唯独没有国木田。

太宰治觉着好玩,也感觉莫名其妙;将大衣脱下来揽在手臂上:“怎么了?是看见西边天空的草履虫了么?”

“事已至此,太宰先生……我们只有一个问题打算问你。”小老虎推了推并不存在的眼镜,还是倒吸一口冷气——

 

初见太宰治,他饿的快要昏过去,转身就在河里看见了太宰治高高翘起的脚;吃的茶泡饭一碗接一碗……这些不说,看太宰的性格,格外轻佻,看起来……不不不,当他施展异能“人间失格”的时候,似乎整个世界都能跟着他失格,这是完全不一样的霸气……这个问题果真棘手,中岛敦想。

 

“嗯?什么问题?我帮你看看《完全自杀手册》上有没有。”

“太……太宰先生!”小老虎抓紧了衣角——在大家热忱的目光中,终于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。

“你是上位还是下位!”

此话一出,全员都安静了,包括太宰治。

 

“嗯……”

“上位比较累,下位太不占便宜。”

大手一挥,大家都转身去忙自己的事情了。

得,武装侦探社出了个厉厉害害的——

受。

 

 

二

“今天都没出门?”

推开家门,看见中也在窗边看书;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买了的金丝眼镜架在鼻梁上,窗帘被推向了边上;一杯茶还袅袅吐着气在桌子上。

听到太宰的声音,中也回了个头。

“没有,回来的比你早了半个钟吧。”

 

起身帮太宰把衣服放到架子上,回头踮脚亲了亲脸颊:“去洗澡,一会我们出去吃晚餐。”

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,等着太宰从浴室里擦擦头发出来,手腕上表的时针分针都挪动了不少。

中也没好气看了太宰治一眼,将人按在沙发上坐好,毛巾在人滴着水的头发上胡乱的擦,擦的人一点形象都没有这才开口:“有想吃的吗? ä¸ç„¶æˆ‘们就去吃蟹煲了。这里刚开了一家新的蟹煲店……”

 

两个人没有打算坐车;中也握住太宰的手,慢慢悠悠走向这条街的尽头,再往下条街开始走。穿着和服的女子撑着伞,在路上踩着优雅,小孩子们从他的脚边绕去,追着跑着闹。从学校出来的女学生们对着两个人笑,窃窃私语。

一切都是刚刚好的样子。

 

热气腾腾的蟹煲端了上来;太宰向来爱吃,修长的手指操纵着筷子夹了半只,感受从蟹黄到蟹柳的味道,心里已经给了店铺好评;抬眼,看着中也从里面夹出了嫩嫩的小白菜,因为红彤彤的汤而染上了香醇的味道。

你看,这个世界似乎都是顺着我们的喜欢而来;我喜欢吃蟹煲,你就带我来吃蟹煲了;我喜欢你,你就来了。

 

三

街边上的霓虹灯闪耀;眯着眼睛成了一个个的光斑;远处有汽车开来,刺眼的远光灯将那一小块地方照成白昼。

 

太宰蹲在地上,却被迫的抬起头来——钳住他下巴的手格外有力,这连带着亲吻都是用力的。

他喜欢的人正鞠躬来亲他,黑色的帽子遮住了一大片光影,只晓得这里是幽静的巷子。也只晓得身上这人是他喜欢的人,是中也。

亲吻是甜甜的;这也许是吃完晚餐后两个人又去喝了果茶;中也点了柠檬红,他点了草莓优格。酸酸之中是甜甜,绽放在空气里。

 

三分钟后,刚刚路过的国木田总算接受了这个巨大的信息量。

他只听说太宰和中也在一起了,也只相信这是传说。

结果这是真的。

他觉得他的搭档很有资质当个攻。

结果是个被睡的。

 

中也并不打算解释什么,帽檐压低,看见的脸大半都是阴影。

然而太宰治并不是什么喜欢宁事息人的人,就像那天吃了毒蘑菇对着国木田发疯一样——绽放出甜美的微笑,童叟无欺,似乎下一秒就会有姑娘心甘情愿跟着他去殉情——谁说不会呢,这种笑容和眼神谁能抵挡得住;如果配上他会说话的嘴,那可真是个人间祸害了;多少姑娘能排着队跟他一起跳河跳楼,兴许还有很多会主动介绍殉情的好地点。

 

之间太宰治伸手挠了挠后脑勺,又露出了童叟无欺的微笑。

“我们是经过专业训练的,一般不会在公共场合就亲亲。”

看着国木田一脸怀疑的看着太宰,太宰又幽幽开口了。

 

“当然,除非我们忍不住。”

 

异能力——独步吟客——送我回家。我不想看见他们。

国木田捏紧了拳头,避免下一秒挥出去。

【双璧】游走记忆的时间

#是很久之前写的《我们离婚吧》的拖欠了很久的番外。

#bgm同题目,真的是一首很好听得歌呀。

#两位中老年吧。

#现代pa,双璧非亲情。蓝家是蓝曦臣的。

 

一

  å²æœˆè¢«ç¾Žå¥½çš„不美好的时光慢慢洗淘,阳光烂漫了之后又慢慢收敛,收敛之后又渐渐烂漫。地球将自己的温带和热带在光束之间留恋,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。

  çºµä½¿æ˜¯ä»–们,再有名再富有,也不可避免的,变老了。

  è“æ›¦è‡£ç…§ä¾‹æ¯”闹钟提前五分钟醒来,关掉马上就要泠泠作响的闹钟,下床踩着拖鞋慢慢往厨房去。

  ç»“婚几十年,蓝忘机依旧喜欢蓝曦臣的手艺,并且一度为此赞不绝口。在提早退休之后,蓝曦臣就变成了蓝忘机的专属厨师,每天都将自己的精心送到餐桌上,看着蓝忘机安静品尝。

  äº‹å®žä¸Šï¼Œé€€ä¼‘之后的两个人就彻底的脱离了蓝家;蓝家已经有蓝思追和蓝景仪了,他们两个人的作为不亚于双璧的作为,只是比较开朗,将整个蓝家都添上了一抹生气。家里其乐融融的,偌大的别墅也活出了仅是一座农家小院的热闹。

  å°±åœ¨é‚£ä¹ˆä¸€ä¸ªä¸‹åˆï¼Œé˜³å…‰æŒ¤æ»¡äº†çª—格;蓝思追去学校做讲座的时候——家门口还有一只鸽子慢慢悠悠的落在地上,似乎不怕生,打量了房子一眼,又慢慢悠悠飞走了——就是这样一个时候,随着后备箱合上,两个人离开了大宅。

  è‡ªå·±ç”Ÿæ´»ä¸€ç›´æ˜¯ä»–们两个的坚持,在热血工作的时候,他们也在外面生活过十年左右——包括离婚的乌龙,也发生在单独的房子里。

  åŽæ¥ç”Ÿæ´»ç©ºé—²ä¸‹æ¥ï¼Œè“æ€è¿½å°±åŠç€ä¸¤ä¸ªäººå›žæ¥ç”Ÿæ´»ï¼Œè¯´æ˜¯ä¸ç®¡æ€Žä¹ˆæ ·ä¹Ÿè¦åœ¨æœ€åŽŸæ¥çš„宅子里找到最原来的初心;就这么劝了很久,蓝曦臣就带着他的小妻子蓝忘机,回到了大宅。

 

二

不得不说,蓝家是真的很热闹。

蓝启仁早就到了不管事的年龄,反而越老了越喜欢热闹了,看着孩子们闹来闹去,少了两句苛责,反而是嘱咐着注意安全。

二十五岁的时候,蓝曦臣和蓝忘机自己成家;如今,两个人终于回来了。

全家都对于两人的回归表示欢迎,而蓝曦臣本身就是在这栋房子里长大,尽管时隔多年,在这个房子里依旧像个从未离开过得主人;相比之下,蓝忘机难免生疏,甚至很长一段时间不善和家里人交流,还是蓝曦臣开导了很久才成功的。

 

三

“吧嗒”一声,玻璃杯与桌面亲吻,牛奶在杯里晃荡了两下,回归平静。

“忘机——来来刷牙洗脸后就可以吃早餐啦。”

蓝忘机的身体比蓝曦臣差上一点,也许是在医院待久了;尽管不是会传染的科室,在医院这个地方游走,生病比安好的几率高得多;蓝忘机身体本来就不算好,到了中老年,身体马上就变得差了许多。

慢慢起床,看见卫生间中已经有了接好水的牙杯和挤上了牙膏的牙刷;毛巾被叠的规规矩矩放在一边。温柔的灯光让他看见镜中的自己已经不再年轻,眼角有了稀稀疏疏的皱纹,身体显出了不正常的消瘦,笑起来也不带精神。

刷牙洗脸,然后坐到餐桌边。

“今天感觉怎么样?等一下子我们回大学看看吗?”

“吧嗒——”似乎是时光被撕碎了,一下子轮回到了大三的日子。

那时候两个人都很年轻,还处在热恋的阶段。

街角,巷尾;通往教学楼的路,图书馆的书架两端;亲吻和斗嘴,似乎是他们生活的原配。耳机里流出原来两人都很喜欢的歌,背靠着背,在草地上仰望着天空,看着飞过去的鸟儿,落在不同的枝头,唱着不同的歌。

不知道怎么就面对面了,慢慢地靠近,将薄凉的嘴唇相贴。似乎还有刚刚嚼完的草莓味软糖的味道,弥漫在吻里。有风吹动,将两人的头发吹向一个方向;蓝曦臣将蓝忘机的脸描摹,缓缓睁眼看着对面的眼。

闭着的,长长的睫毛拥有温和的弧度。

你眼中是我,我眼中,是你。

 

四

  å¤§å­¦ç¿»æ–°äº†å‡ è¶Ÿï¼Œå´­æ–°äº†è®¸å¤šã€‚两个人都赶不上时代的进化,将回忆留在原来。

  æ…¢æ…¢åœ°èµ°è¿‡ç»¿åŒ–,抬头,看见了图书馆。

  å›¾ä¹¦é¦†é‡Œå››ä¸‹å¯‚静,没有人提出要交流。蓝曦臣挑了当时从蓝忘机手上借过来的书,坐在靠窗的位置慢慢翻阅,一页一页,字字皆是熟悉。蓝忘机则选择去看他,选择欣赏风景。

  â€œè¿˜æ˜¯å¯ä»¥å¬è§ä½ çš„声音,还是可以感觉到你的手/今天,我也是住在你留下的痕迹当中/还是看得见你的身影,还是感觉到你的温暖/今天,我也是住在属于你的时间里面。”耳机里的声音缓缓地绕到心脏,跟着左心室的迸发,随着血液输送到全身上下;顺着静脉慢慢回来,留下了一点欣喜,和一点久久不至的初心。

  è“æ›¦è‡£æŠ¬å¤´ï¼Œä¼šæ„å¾®ç¬‘,将蓝忘机眼角的眼泪尽数抹去。

  ä»–的书页停在第一百零一页,里面夹着一张拍立得。

  æ˜¯ä»–们,刚在一起的他们。

  ç…§ç‰‡æœ‰äº›é™ˆæ—§äº†ï¼Œç¿»é˜…的人不多,幸好没有漂流而走;蓝曦臣和蓝忘机面对面的,伸手去牵对方——一点飞雪落下,将两人都白了头。

  â€œå’”嚓——”魏无羡拍下这张照片,笑嘻嘻地递给了蓝曦臣,回头去揽江澄。“我也想拍甜甜的照片!!”

  ç›´åˆ°å¤ªé˜³å¿«è½ä¸‹çš„时候,两个人收拾了包准备离开。耳机里,缓缓地流淌出来的,依旧是那首歌——

  æ¸¸èµ°è®°å¿†çš„时间。

 

 

-END-

番外也莫得了哈哈哈哈哈写番外真的好艰难

《我们离婚吧》三篇给我带来了以十为倍数的粉丝增加,现在就在限流里面沉沉浮浮沉沉浮浮了,看到的都是缘分哈哈哈哈哈哈

好啦,来日方长,下篇文再见。


【双黑】夏至

▲中太!慎食!北极圈靓丽cp!接受往下:

#清水文。最多打个啵。没准连啵都没有!

短的hein,一发完。就是个尝试哈哈哈哈哈等我好好研究中也的时候再写中篇(瞎说

#二十四节气是中国的文化…所以这里有一点点私设。

#送给我滴宝贝的文。祝她校考顺利喔。

#我专业十六年糖果选手。明晚出中考成绩,考得好我就去研究yellow文写法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

太阳慢慢悠悠顺着原来的样子,地球火急火燎将北回归线展示给宇宙中的耀眼——夏至未至,日子便已经填上了一份焦灼,带着长长的白昼,直到黄昏之时,依旧是碧蓝的天空蔓延到目光不可见之处。

“敦君,诚邀你一起去附近新开的清吧。”

那边太宰治又将窗子打开了一些,吹来的阵阵热风的确能将人烤熟一样。楼下的人们走得极慢,就像时间被拉长了一样——

“喝什么酒!你这样我的计划又得被扰乱!”

五秒钟之后,中岛敦小同志只能看着太宰治和他的好搭档骂做一团,看着将近一米九的巨人炸毛嗷嗷嗷,无奈叹了口气。

“下午我有事情,要不另约他人吧?”

太宰治打量了一把国木田独步。

“一起去?”

“按照计划,你要滚出去的时候正好我要和社长去下棋。”

晚餐时间未到,太宰最后还是邀请不到任何人。尽管已经扬言道他来请客,国木田也下完了该下的棋,还是挥挥手让太宰离他的计划远一些。

“既然计划没有就加上去嘛——”

砰一声,不知道是谁把大门关上,留下一个太宰对着门挠挠头。嘴角一抹笑容荡开,食指落在墙面上顺便轻轻点了两点。将手枕于脑后,悠哉悠哉转身准备下楼。

武装侦探社的一个都拉不到,这不还有一个嘛。

半个点后,街转角来了一个带着黑色帽子的“神秘人”。

要说,神秘人是个袖珍的人儿,走路绝对不慢,不多时就到了太宰治的面前。抬头——不,绝不能抬头!——算了,这样就真的看不见了——中原中也还是抬头了。

“特地把我从家里叫出来,想干啥??”

“请你喝酒。”

随意摆了摆手,太宰近乎认真对着中也,眼底又是一抹轻松。想想本来打算牵手,最后还是将手缩进了口袋,转头加上一个友好的低头。“跟紧。”

这不过是横滨某街头开的一家清吧,开了似乎不久,正在搞开业迎宾。太宰治也是走在半路捏到了一张传单,意思是说来的话就能打折,带着朋友来能折上折。

他倒是没有在意什么折上折,想着国木田应该喜欢,忍不住轻笑一声,转身闪进清吧,留下半抹影子留恋了一秒半秒,正被中也一脚踩住。

“这里能不能在酒里加洗涤灵的?”

“诶?”

太宰未尝犹豫,进了门就径直找到了吧台上正在忙碌的调酒师,三步两步晃到人面前,托着下巴对她笑。

调酒师盯着太宰看了好一会,最后委婉的告诉他——这个酒吧积极向上,只是个温和的清吧,不至于严重到拿洗涤灵做酒喝。

“Two cups of Long Island Iced Tea, please.”

冰块和杯底轻声碰撞,送到太宰面前时,他已经翘起二郎腿,百无聊赖翻着酒吧的menu。

“未经你同意就帮你点了,你等会可以再去点。不过我是看这位置不错,头顶的挂梁也好看…我认为《完美自杀手册》……”

“应该填上这个完美的自杀地点?”

太宰治满意的点点头。

“果然聪明。”

嘴唇靠近杯沿,最后灵巧一叼,衔住浅色吸管。深棕色的液体随着压强被抽了上来,缓缓落入温度极高的口腔,冰凉了那么一阵。

中也偏头看了一眼吧台,将帽子向后压了压,随后戳了戳太宰治。

“吧台的那位小姐,长的可真是不错呢。”

吧台后面那位小姐似乎也是听到了两人交谈,本是在擦高脚杯,抬头对着二人微笑,将手中高脚杯到放在一边,转身又去鼓捣。

“这杯是我送给你们的。”

夏日渐近,刚开业的小清吧自然是没有忘记这么一点,在menu里加上许多低浓度的鸡尾酒,配上冰凉,的确成了开业几天来最热门的饮品。

送来这杯鸡尾酒的小姐带着淡淡的笑容,发丝在弯腰的那一瞬间带动着飘扬。

“殉情好人选。”中也将鸡尾酒主动端了过去,浅蓝色的吸管中涌上了深蓝色的温柔。

“你怎么就知道是好人选?”

太宰将腿撤下,半天了腿有些麻。绕有兴趣看着这杯原来是“送给你们”的饮品,半天竟然去掉了们直接变成中也的。心下心思涌起,将常年不拿出来的钱包抛给中也。

“付钱,我门口等你。”

出了暗门,却见这本来是夏至日的,也无可避免的星辰满天。夜幕已经降临,蝉鸣已经开始,——夜来驱赶了白日的燥热,晚风带着凉意,将太宰头发带起,左手挎着的外套派上用场。两手一带,将薄凉的衬衫护住;双手自然垂在身边,小指却不自然拳起。

长岛冰茶的浓度和他以往喝的并没有什么浓度的大差别,两盏而已,不成多大的问题,可是他脑袋就是有些不清楚。

低头看看自己,是太宰治,如假包换。

斜眼,看见中也从大门出来,顺手的将握住门把的手抬起将帽子掩了掩,掩不住的是如假包换的白眼;太宰这边一脸迷茫之余,终于听得中也发声:

“你这钱是全拿来买绷带了?就剩个钱包,付什么?在武装侦探社混的混成穷鬼啦?”

终于明白为什么遭白眼,索性是不清醒中的一点清醒。依旧慵懒地笑起:“这不是就没钱带着姑娘殉情啦?”

似乎又在不清醒了,糟糕。

中也将自己的钱夹拍了拍,揪着太宰的领子将人下拉——

“我帮你付钱了,我可以和你殉情吗?”

只听得吱吱蝉鸣,一个吻荡漾在夏夜之中。

“今晚月色真美。”

“风也温柔。”

—End—

(此时,正在睡觉的夏目漱石打了个喷嚏。

感冒了?

貌似没有。)